设定狂魔攸弦子

激光教徒
永远的天月厨
最近沉迷于博多豚骨拉面无法自拔!全员都特别可爱!!我爱他们!!!

【翻译】《博多》小说第三卷【7回裏】(节选)(自翻译)(侵删)

        *本篇是《博多》原作小说第三卷第14章(【7回裏】)的一小段节选翻译

        *【剧透注意】【不想提前知道第三卷内容的朋友请务必跳过!】

        *lo主的日语水平有限,可能会有翻译错误或者不恰当的地方,如能指出,不胜感激m(. .)m

        *可以接受的话请点击【查看全文】↓

  【7回裏】(节选)

  

  “欢迎。”掀开摊位“小源”的暖帘时,主人源造正笑脸相迎,“今天自己一个人啊,还真是稀奇哪。马场那家伙没一起吗?”

  “……啊啊,嘛。”林随便糊弄了过去。这么说起来,林从马场那里已经离开了这件事,源造还不知道来着。

  正在小口吃着拉面的时候,又有客人来了。是穿了西装的男人,但是没系领带,把脱下来的上衣挂在右手臂上,年龄介于三十五到四十岁之间——仔细看发现是认识的人:重松。

  他一看到林就“噢”地一声喊了出来。

  “这不是林吗。真是太好了,我有话要跟你说。”

  “有话?”还真是少见。林停下了筷子,向他转过身,“什么啊?”

  “你啊,”重松以不太好看的神情说着,“没被谁憎恨着之类的、这种事吗?

  “……哈?被谁憎恨着?”

  可能性太多,多到算不过来了。毕竟自己是杀手,就算被谁所恨也是宿命——通常来说应该就这样回答了,但是现在、眼前突然浮现出了那个男人的脸,连同六年前的记忆一起。

  “为什么突然问这种事?”

  面对着询问理由的他,重松以沉闷的语气说明起来。

  “事实上啊,昨天有两个叫做【林宪明】的男人都被杀了。”

  “……hayashi,noriaki?”

  林宪明——虽然读法不同,确实是和自己相同的名字。该不会——他这么想道,这是偶然,还是说——

  “【林宪明连续杀人事件】吗。”源造开玩笑般地插嘴道。

  “大概是同一个人犯下的罪行吧,作案手法都是一样的。你看看吧,这些是被害者的脸部照片。”

  两枚照片被递给了林,看上去像是证件照。

  “有见过吗?”

  两张都是没见过的脸。林左右摇晃着脑袋,“完全没。都是不认识的家伙。”

  “凶器是刀子,不管哪个男人都是被一击刺中心脏毙命。考虑到直接命中要害这件事的话,是职业杀手所为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刀子啊,”源造用手托着下巴喃喃说道,“是怎么样都很顺手的武器呢。”

  “尸检的结果里,出现了难以理解的事。”因为开车来的原因,重松喝的是基本不含酒精的啤酒。他呷了口酒接下去说道,“犯人除了刺进林宪明的心脏把他杀掉之外,还刺烂了他的左眼。”

  “——左眼?”

  从重松的话语中,他一下子得到了提示。

  “难道说……”

  在杀了人之后再毁掉眼睛,目的并不是拷问。

  特意刺伤左眼的理由,现在的林所能想到的正好有一个。“呐,有尸体的照片吗?”

  “啊啊。特别给你看哦。”

  重松从包里拿出了案件的资料,其中夹着照片——拍摄了杀人现场的照片。正中间倒着流血的男人,被毁掉了的左眼滴下鲜血,看上去仿佛是在哭泣一样。

  “这尸体——”

  林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太像了、和那个时候。

  “果然是、这样。”

  确信了。

  是那家伙。绯狼——一定是、那个男人做的。

  被毁掉的左眼的意思,恐怕就是在制造和自己那时候相似的信息。绯狼他,在呼唤我。

  “知道了什么吗?”

  无视了重松的话语,林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要是不去的话。

  “啊、喂!吃霸王餐吗你!”看到林就这么跑开了,源造喊出声来。

  “喂-,要逮捕现行犯了哦——”重松也跟着喊道。

  林扭过身,“抱歉!先放着吧!”这么说着挥了挥右手。





  榎田所在的位置他是知道的:之前去过的网咖的56号包厢,是个单人间。他敲了几下门,然后直接粗暴地把门打开了。

  “怎么了啊,这么慌乱的样子。”榎田摘下耳机回头看过来,“啊,对了。看看这个吧,是试作品哦。红背蜘蛛型通信机,两个为一组,可以互相与彼此联络——”

  “比起那个!”

  林盖过了榎田的话头。

  “那家伙……绯狼的目标,我知道了!”他把气喘匀了说道,“是我。”

  “你?”

  “那家伙他、在找我。可能是想向我复仇。和我同名的男人已经有两个被杀了。”

  “啊啊,”榎田点着头,好像知道这件事。他敲了几下键盘,屏幕上显示出了这起事件的新闻报道,“是这个吧、林宪明连续杀人事件。稍微有点在意,所以我正在调查呢。”

  “大概、在我出现之前,还会有别的【林宪明】被杀掉。那家伙应该是想要引我现身。”

  在见到林之前,绯狼是不会停止杀人的吧。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就照他所想的去见他。”除了这个之外再没有阻止那个男人的办法了。

  “但是啊,”榎田一边忙于敲键盘一边说着,“我稍微查了一下,叫绯狼的这个男人,在哪都找不见啊。也没有入境记录。”

  “那家伙是死过一次的男人。ID和名字大概都改过,也有秘密入境的可能性。”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被找到所在位置。

  “把福冈整个范围的监视摄像头与绯狼的照片相对应,我觉得总能找到的,”榎田看上去像是故意在叹气,“但那样的话,不愧是我也得花些时间啊。”

  没时间干等着了。在此期间,还会有无关的林宪明被杀的。

  他突然想到了别的办法。反过来想就可以了。“虽然不能找到绯狼现在的住处,但接下来他会去的地方也许我们能知道。”

  “原来如此,”榎田似乎也领会了林的意图,“也就是说,要抢先去到他下一个打算去的【林宪明】家里阻止他杀人吗?”

  “啊啊,”林点点头,“我想拜托你来预测绯狼下次要杀掉的目标。”

  “行动科学分析侧写*在我的专业外诶。”

  (*原文为行動科学分析プロフアイリング……不太知道怎么翻。プロフアイリング=profiling,我姑且猜测为犯罪侧写的意思了)

  他再次用十根手指敲打起键盘来。

  “首先呢,来调查下福冈市内的【林宪明】到底有哪些人吧。”

  过了一会儿——

  “……有了。唔哇、足有二十五个人呢。”

  林是常见的姓氏,宪明也不是稀罕名字。一共有25个人,在这之中怎么能找到被作为第三个目标的人物啊。林不由得消沉了起来。

  “被杀掉的两个被害者,应该有着什么共通点。”榎田这样嘟囔着。

  ——共通点。

  他回想起从重松那里见到的照片。两个被害者的脸哪里都不像。第一个牺牲者是单眼皮,眼光很锐利;第二个则是眼睛很大。前者体型瘦削,后者则是胖;看不出有哪里一致。应该并不是按照外表来选定的。

  “那么,被害者的年龄是?”

  看着新闻报道,榎田回答了林的问题,“第一个被害者73岁,下一个30岁。”

  “住处呢?”

  “福冈市中央区和早良区。咿呀-,这不是完全拼不起来嘛。”

  家族构成、血型、出生地、毕业的学校。把能想到的项目一个个例举出来后,还是一个相同点都找不到。

  不管怎么想,想要得到结果都非常困难,

  “……接下来。”

  榎田把两手握在一起,把手骨弄得咔哒咔哒作响。

  “就让我来让它露出马脚吧。”

  黑客行动似乎就此开始了。他以不得了的气势让手指在键盘上跳跃来回。

  “你在调查什么?”

  “对比两人信用卡的购入履历。可能能找到些什么哦。”

  几分钟后,榎田发出“有了”这样的声音。

  “找到了哦,两人的共通点。他们在同一家通贩公司买过健康食品。是家以减肥食品和保健品为核心来销售的公司,”他笑眯眯地说着,“这家公司,之前顾客名单被泄露了呢。”

  这么说来,记得以前好像在新闻上看到了这样的报道。

  “为了做接受订单业务而雇用的派遣社员把名单带了出去,卖给从业者后就逃之夭夭了。从此那份名单就在里组织的人手里不断扩散,此后暴力团伙的电话诈骗之类的恶性访问销售等等也异常增多,现在已经偶尔会上新闻了。”

  “就是说,绯狼也得到了那份名单吗?”

  然后就按照那份名单上记载的顺序,一个一个杀掉福冈市内居住的【林宪明】。

  “这种可能性很高呢。那份名单只要有钱的话很简单就能入手,我也有一份。”

  榎田把U盘插进电脑的USB接口,打开了一个文件。里面一排排写着一个个人的名字和住处。

  “这就是那个顾客名单,其中含有上百万的人的信息。在这里面搜索住在福冈市的【林宪明】……哦、有三个。上面的两人是连续案件的被害者,看来是中头奖了呢。”

  “这么说的话,下一个目标就是剩下的这家伙吗。”

  “林宪明,四十一岁。住处是,福冈市东区箱崎五丁目——这么写着。”

  

  ==============

  

  按照榎田给出的地址,林打出租赶向【林宪明】的家中:东区箱崎五丁目——一座七层公寓楼的二楼。门锁已经被打开了。

  迄今为止已经不知道入侵过多少家了,还从未感受过抗拒和踌躇,但是今天却不恰当地紧张了起来。手指微微颤抖着,林转动了那个门把手。

  进入房中后,一个人影立刻映入眼帘。在玄关处,有个男人倒在地上。

  已经死了。

  被刺中胸口,还被毁了一只眼睛。和之前的被害者同样的死法,恐怕他就是这里的主人【林宪明】吧。

  ——迟了一步吗。

  林砸了下嘴,这下又出现新的被害者了。

  突然感觉到了人的气息。从起居室那边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应该是电视里的声音。

  他慎重地向更深处前进,避免着发出声音、安静地打开了门。

  ——有谁在这里。

  房间里面,有个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察觉到林的气息,男人关掉了电视,慢慢站起身,向这边转过了头。

  与这个男人四目相对的时候,林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绯狼、……!”

  在那里的正是绯狼没错,尽管身体长大了、脸也长得更像大人了,依旧有六年前的模样残留着。如同燃烧着一般的红色头发,也和那个时候一样。

  ——真的、活下来了啊。

  看见本人就这样站在眼前,终于有了实感。

  “好久不见了啊,猫梅。”绯狼开口说道。

  猫梅——这是以前的名字。很久没被这样称呼过了。

  “你总算来了啊。”音色也比以前那时候要低沉,“我等得都不耐烦了。”

  “……果然,这一切都是你干的吗。”

  和所想的一样,杀掉其他【林宪明】的、正是这个男人。

  林向着玄关的方向瞥了一眼,表情苦涩,“就为了叫我现身,你就杀了三个人吗。”

  “真是不凑巧啊,我忘记和你交换联络方式了嘛。”看上去完全不以为耻,绯狼甚至开起了玩笑。

  “明明还有其他办法,不把无关的人卷进来也行的——”

  “这有什么不好的?”

  打断了林的话,绯狼的嘴唇向上弯曲。

  “为达目的需要不择手段,不管多少人命都能夺走。对方无论是谁都能毫不踌躇地杀掉,这才是杀手吧?在那个地方,我就是这样被教导的啊。”

  “而你也是。”这么说着,绯狼眯起了眼睛。

  无言以对,林只能沉默着。

  在那个地方——在那间工厂里,他们确实是这样被教导的。为了考试合格就要不择手段,就连对方是亲友的时候,林也一样下了杀手。

  是啊,明明应该是杀死了的。

  “……为什么、还活着。”

  “想知道吗?”没等林说话绯狼就开口说道,“让我来告诉你吧,在那之后的我究竟是怎样的。”

  绯狼再次在沙发上坐了下去,把两腿向前伸直。

  “那一天——被你刺中的我,仍旧还活着。但是处理尸体的看守并没有注意到,而是把包括我在内的所有输了考试的家伙们,所有人都一起卖给了从业者。是买尸体取用的从业者哟。那个男人,把奄奄一息的我带去了黑医那里。”

  这样啊,林喃喃着。果然、那时候的我即使到了最后关头还是太天真了吗。

  “治好伤口之后,又是同样的事反复发生。我又被卖掉了,对方是有钱的变态老头子。那家伙连我在内一共买了三个小孩,把我们带回家去拷问;他就是个有这种兴趣的家伙。”

  他的表情稍微扭曲了。

  “另外两人耐不住拷问的痛苦死掉了。所幸我对拷问有了免疫力;因为接受过训练的关系。我装出害怕的模样让那混蛋疏忽大意,然后抓住空隙偷袭,反过来把他干掉了。”看了林一眼,绯狼耸了耸肩,“真是凄惨的人生呐。拜你的那点情义所赐,我可是体会到了身处地狱的滋味。那个时候,如果你能好好把我杀掉就好了呢。”

  看着像开玩笑似的笑着的绯狼,心中感到一阵疼痛。不由得想要闭起眼睛,林低下了头。

  “……你恨我吗?”

  他微微抬起视线,察看着绯狼的表情。

  “不。”

  对此绯狼只是一笑置之。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也背叛了你、想杀掉你来着。最后你也杀了我,算是扯平了吧。嘛,不过还是有一边眼睛看不见的我在身体上受到的伤害比较严重。”

  真是意外。还以为一定会被他憎恨着,以为他是为了复仇才引诱自己现身。

  “那么,你有什么目的?”

  花这么大力气把自己引出来,总不会只是想叙叙旧吧。

  绯狼站起身,笔直朝向林这边。

  “我是来接你的,”他微笑着说道,“不一起组队吗?”

  “诶——”

  因为预料之外的话,林一下子睁圆了眼睛,随即皱起了眉头。

  “……这话什么意思。”

  用不着这么戒备啊,绯狼这么说着脸上浮现苦笑。

  “确实我以前一直在骗你,就是为了让你疏忽大意。但反过来看的话,这也是因为我承认你的实力。你考试的成绩一直很优秀,我想着如果不暗算的话是不能打赢你的。你看,那个时候的精神状态也是不怎么正常的吧。你明白的吧?”

  闭锁的空间,残酷的环境,洗脑的训练。确实,那个地方就是异常的,在那里面的自己也是,有哪里发狂了。

  “想和你一起工作这句话是真心的。我觉得我们两个的话,一定能成为非常棒的组合。”

  绯狼向这边走过来,

  “呐,猫。”

  把胳膊搭在林的肩膀上。

  他的脸贴近了林的,凑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和我一起工作吧。我们在世界里纵横来去,一起发大财不好吗?经受过那个地狱的我们两人组队的话,就是无敌的啊。”

  真是狡猾的话语啊,林这么想着。一般在这种时候会说这种话吗,那个时候的梦想,事到如今现在还要回想起来吗。

  但是,已经太迟了。

  “……不要。”

  无意识地,流露出了这样的话。

  他将绯狼的手臂挥落,向后退了一步。

  “为什么啊?”绯狼皱起了眉头,“是因为我曾经背叛过你一次吗?”

  “不是……并不是那样的。”林摇着头,重复道,“我不会、和你组队。”

  在这里抓住绯狼的手的话,就再也回不去了吧。

  “你不想过上与现在根本比无可比的奢侈生活吗?”

  “不是钱的问题。”

  从嘴里吐出的话把自己都吓了一跳,这不就像那家伙说的一样了吗,他苦笑着。束缚着人的并不只是金钱而已。

  “我是不会和你一起走的。”他直直地盯着对方,用强调的口气宣告,“我不会离开这个城市。我喜欢这里。”

  “……你说什么?”林的回答让绯狼皱起了眉头,然后嗤之以鼻,“喜欢这座城市?开玩笑的吧?说什么呢你,明明是杀手来着。”

  “即使是杀手,也存在着喜欢的东西。”

  “不能有什么留恋的东西,这一点我们是学过的吧。你忘了吗?”

  并没有忘记。

  不能留恋某样东西,不能抱有无用的情感,因为这样的话自己就有了弱点。教官正是这么说的。

  但是、已经太晚了。自己已经被无用的情感沾染了。

  “……最近,终于,开始感受到愉快了。”

  规则也知道了,技术也进步了。队友之间的暗号也好好记住了。穿着制服的自己的模样,也不再讨厌了。

  而且如果我不在的话,也就不能出场比赛了。那家伙一定会为此而悲伤的吧。

  我不想放开,他这么想着。我不想放开现在这样的生活。

  “啊?在说什么啊,你。”

  绯狼的眉头皱到了一起。

  “总而言之,我不会和你组队,”他再次强调,“你快从这里离开,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了。拜托了。”

  绯狼没有回答。沉默了几秒之后,他提起了嘴角。

  “……这个城市吗,呐。”

  他意味深长地微笑着,令林心里浮现了不好的预感。

  “你有这么恋恋不舍的话,我就把这个城市破坏掉吧?像是在博多站扩散病毒啊,或者在地铁里安个炸弹什么的——”

  这大概不仅仅是威胁而已,自己很清楚这个男人向来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

  住手,林用尖锐的声音如此告知。“这样的话,不杀掉你是不行的了。”

  “诶,要杀了我吗?真是怀念呐,不是挺好的嘛,你就来试试看呗。”

  “我不想杀了你。”

  拜托了,他这样说着垂下头去。拜托了,别让我杀了你。

  “不想杀?”绯狼隐藏起焦躁说着,“明明是杀手却不想杀人?这算什么啊,这不成了没志气的混蛋了吗。”

  在他的脸上,浮现出失望的表情。

  “……这让我想起来了哦,那个时候。”

  绯狼动了。

  突然发动的猛烈踢击无法回避,只能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招。林的侧腹被踢中,因为无法化解的力道猛然撞在墙壁上。

  “快回到你以前的样子!”

  对方毫不留情地继续攻击,但是没办法进行反击。不想进行反击。

  就这样林成为了防守的一方。

  林立刻取出了自己的刃型手枪,向绯狼那边发射子弹。枪声响了,子弹掠过绯狼的脸颊,击中了背后的窗户。伴随着激烈的声音,玻璃破碎了。

  朝那边丢去一瞥,“你在瞄准哪里啊。”绯狼这样嗤笑道。

  ——不,这样就行了。

  林开始奔跑,从绯狼身边冲过。经过助跑之后猛然起跳,用双手护头,一脚踏在窗户破裂的位置,以スライディング*的气势直接跳了出去。

  (*查了一下觉得这搞不好是个棒球术语,所以决定不管他了OTL大家意会一下)

  “——、唔!”

  有几片玻璃碎片扎进了手臂和脚上。

  就这样跳到露台上,林翻过栏杆落了下去。但是落地不太顺利,扭到了脚腕。可恶、他砸了一下嘴,但即使如此也不能停下来,只能忍耐着右脚腕的痛楚奔跑。

  就这样拖着脚,林坚持奔跑着。如果不逃的话那个男人就——咬紧了牙关,林闷头一味地跑下去。

  ——但是没过多久就到了极限。

  “……疼。”

  林在那里倒下了。

  头顶上是长长延伸着的高速公路,他姑且藏身在高架桥下面的大柱子后面,警戒着周围。看不到人影,绯狼也没追过来。似乎总算是逃掉了的样子。

  在防御范围的一角发现了一间被围栏包裹的活动小屋*,可以说是藏身的绝佳场所。不管是围栏还是小屋的房门都开着,林就强行闯了进去。总之先让身体得到休息才行。

  (*原文プレハブ小屋,查了一下プレハブ=prefab,就是活动房屋的意思——我觉得该不会是那种可以拖着走的铁皮房子吧OTL)

  ——那么,之后该怎么办才好呢。

  他拿出了手机,打开电源。有七通来电,全都是马场打来的。意识到自己现在就想打回去,他不由得溢出苦笑。

  “……到头来,还是要拜托这家伙啊。”

  他按下了发信键。



  “喔喔,马场。欢迎啊。”面对掀开摊位上的暖帘、在通常的座位上坐下的马场,源造用轻快的语气告知道,“刚刚林来过。”

  “林酱吗?”

  那个留下一张意味深长的字条就消失了的同居人看来没事啊。自己还因为电话联系不上而担心着,没想到他就在附近。

  “——啊,马场桑。等了很久吗?”

  正坐在座位上吃拉面的时候,榎田出现了。

  来回看着两人的脸的源造嘟囔着,“什么啊,原来是约好了碰面啊。”

  马场对在邻座坐下的榎田交代了目前为止发生的事件。关于追击进来的猿渡的事,关于被雇来的杀手背叛导致卧床的李的事,然后是华九会和王组的交易、打算交换彼此之间的杀手之类的事情——

  “诶,这看上去挺有趣的嘛。”

  就像一直以来的一样,榎田对此感到很开心。

  “我这边也知道了很多事哦。按照你说的,我稍微调查了林宪明连续杀人事件,”眼前放着拉面,榎田向一次性筷子伸出手,“那个事件,大概是林君的熟人犯下的。”

  “熟人?”

  “对。”

  啪地一声,榎田掰开了筷子,伸向面里。嘴里满满当当地含着面,他一边慢吞吞地咀嚼着一边继续讲了下去。

  “好像是以前的亲友,为了诱使林君现身而犯下了事。你看嘛,他,小时候接受过训练来着对吧。”

  “训练?”

  这么说起来的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林确实这么说过。九岁的时候开始接受了训练、什么的。

  “就是那个时候的同级生,也是室友来着。”

  “为什么都到现在了却要来找林酱?”

  “不是想办同学会吗?这个人就是那个亲友了。名字叫绯狼。”

  榎田拿出平板电脑,调出男人的图片。

  “这个男人——”

  曾经见到过。

  红色的头发,划过左眼的伤痕。是和猿渡对战的那个男的,被华九会雇用的杀手。

  “然后林酱呢?”

  “去见绯狼了。”

  不妙啊,马场皱起了眉头。绯狼的背后有华九会在。不知道会不会把事情搞砸。

  想着要和林取得联系,他拿出了手机,就在这时有电话打进来,是林打来的。他立刻按下通话键。

  “……喂。”林的声音传来。

  “林酱?”

  “啊啊。”

  太好了,应该没什么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真是的-,你到底跑哪里去了呐?快点回来啊。”

  “关于那个、现在我动不了啊。”

  听到他好像正处于危急时刻的声音,马场一下子绷紧了脸色,“你怎么了?”

  “受伤了。把脚扭到,好像短时间内走不了路了。因为流了血,也不能打出租或者坐电车。……过来、来接我吧。”

  “流血了?”马场瞪圆了眼睛,“发生什么了……”

  “就是稍微互相厮杀了一下。没什么大事。比起那个,你快点过来吧。”

  “没办法,你这家伙真是的。”马场叹了口气,“那你在哪呢?”

  “在贝塚站附近,高速路的高架桥下面。”

  知道大概位置了,“稍微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去。”

  到了之后会再联络你,这么说着马场挂了电话。

  “怎么了?”源造探出身子问道。

  “林酱好像被谁袭击了,”马场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扭到了脚动不了,我要去接他。稍微走开一下。”

  但是,也不排除是敌人陷阱的可能性。绯狼和进来,他们华九会的动向也值得注意。

  即使没什么事,小心提防也总不会有错。这里还是稍微留一手比较好。“老爷子,有件想拜托你的事。”




  向马场求助是在三十分钟之前,正在想着他差不多该到了的时候,电话就打进来了。

  “我到了,林酱,你在哪?”是马场的声音。

  “在旁边的小屋里。”

  “……啊啊,我知道了。在那边呐。”

  林忍耐着疼痛站了起来,走出了小屋,向四周张望着。

  在道路的对面看见了马场的身影,他正把手机放在耳边,朝这边走过来。

  “马场!”

  我在这边——林挥起手招呼着。

  “啊,看见啦看见啦。”

  注意到了林这边,马场向他跑过了过来。

  下一个瞬间——枪声响了。

  马场的动作,一瞬间、停住了。他皱起了脸,用手捂住腹部附近。白色的polo衫染上了一片红色。

  他意识到是被子弹击中了——马场被子弹击中了。他修长的身体慢慢向前倾斜,就这样倒下了。

  林睁大了眼睛,不自觉地发出声音。

  “马、马场!”

  他拖着脚跑过去,就在几米开外,马场倒在地上。脸朝下趴着,流着血。

  林伸出手臂,就在要触碰到他身体的那个瞬间,

  “——那个叫马场的家伙,是你的什么人?”

  听见了别的男人的声音。

  林一下子回过头。

  “你,——”

  ——是绯狼。

  绯狼站在那里。他握在右手里的手枪正飘着微细的硝烟。

  林咋了一下舌头。可恶、被追上了吗。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本来是瞄准脚的,结果却打到身体了啊。我是很不擅长枪的,你知道的吧?”绯狼瞥了眼林,嗤笑道。

  “绯狼、你这……!”

  就在他把趁手的武器拿进手里的时候,“别动”对方这么说着把枪口指了过来。林停下了动作,瞪视着眼前的男人。

  避开和他的正面对视,绯狼问道,“呐,猫。这家伙是你的什么人?从电话内容看来,是你的同伴或者搭档之类的吧。最先就向他寻求帮助,想必是非常信赖的吧。”

  “难道说——”

  电话的内容被听到了吗?之前被绯狼搭上肩膀的那个瞬间——那个时候在自己身上安装了窃听器吗?林立刻察看起肩膀位置,后背为红色的蜘蛛正粘附在T恤的袖子上。

  林砸了下嘴。那个混蛋蘑菇,他在心里骂道,什么时候干了把这种玩意儿给他的多余事啊。

  不知从哪里冲出来好几个黑衣男人,看上去似乎是绯狼的同伴,围在林周围用枪口对准了他。

  “喂,“绯狼用下巴指着马场,“把这家伙搬走。”

  遵循着这个指示,男人们把软倒在地的马场抬起来带走了。

  “绯狼!”

  林叫喊着逼问绯狼。

  “等等!要把那家伙带去哪——”

  下一个瞬间,他挨了重重一击。

  被击中脑袋,林就这样当场昏了过去。

  “放心吧,你也要被一起带走。”朦胧的意识之中,听见了绯狼的笑声。




==================

塞点私货:

虽然这么说感觉很对不起又受伤又遭遇精神冲击的林林,但——林林这章真的不是拿了女主剧本吗【

前半截是当初狠心抛弃自己的前男友不择手段上门求复合被直接拒绝,后半截是被拒绝的前男友彻底黑化,一枪崩了现男友【

——这只是开玩笑。绯狼的真实意图其实不好说,毕竟在林林拒绝他之前他就先往林林身上挂了红背蜘蛛的窃听器。从这个角度一想,就觉得林林如果答应他的话搞不好会被卖掉OTL

另外表白本章的蘑菇大佬!虽然在微妙的地方还是又坑了林林一把(划掉),但左右助攻真的太帅啦!超神队友不过如此

最后说明一下,本章其实是投捕组和马绯林并行的。这里只姑且翻了马绯林的部分,投捕组就先放置了。暗搓搓再表白一发猿酱……他真的可爱到没话说QAQ

评论(21)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