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定狂魔攸弦子

激光教徒
永远的天月厨
最近沉迷于博多豚骨拉面无法自拔!全员都特别可爱!!我爱他们!!!

【翻译】《博多豚骨拉面》小说第三卷【5回表】【5回裏】(节选)(自翻译)(侵删)

        *本篇是《博多》原作小说第三卷第9章(【5回表】)和第10章(【5回裏】)的一小段节选翻译

        *【剧透注意】【不想提前知道第三卷内容的朋友请务必跳过!】

        *lo主的日语水平有限,可能会有翻译错误或者不恰当的地方,如能指出,不胜感激

        *可以接受的话请点击【查看全文】↓




  【5回表】

  “——最终考试,现在开场。”

  从扬声器中听到的教官的声音,比一直以来更增添了寒意。

  终于到这个时候了。最终测试终于开始了。牢房里所有门都被牢牢闭合,包括林他们在内的全部训练生都仍然被关在自己的房间里。

  没多久就听到了复数的脚步声。看守们来到牢房门前,从铁格子的空隙间投入武器。小刀、短刀、斧子、棍棒——杂乱投入的各种各样的凶器掉落的声音,在林和绯狼之间回荡着。

  什么啊、这是。现在开始要干些什么啊。林感到不解。他皱起眉头,以惊讶的表情与绯狼面面相觑。

  “时间没有限制。”

  教官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到了整栋监狱里所有人的耳边。

  “——先杀死对方的人、合格。”

  不可置信的话语,从扬声器中传出来了。

  “……诶、”

  林怀疑起了自己的耳朵。

  “骗人的吧、那种事……”

  【先杀死对方的人合格】。确实刚刚教官是这么说的。

  紧闭的房门。被关在门内的训练生两人。被给予的武器。

  ——难道、自己要杀了绯狼吗?这就是最终考试吗?

  他因为预想之外的展开而脸色僵硬,无法相信也不愿相信教官所说的话。

  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理解了——就是这么回事吗。在那个时候感受到的违和感的正体,林终于察觉到了。

  仔细想想这很奇怪。

  刚到这个设施来的时候,教官这么说过:别人的一切都不能相信,值得相信的只有自己。在留下这样的教训之后,却又说了——两人互相协力、互相帮助、互相鼓励训练。

  两者间有着明显的矛盾。明明不能相信别人,又要和别人协力互相帮助?

  教官在那个时候、就对自己示明了答案。

  从此以后要永远地在孤独之中持续着战斗的训练生们、不被允许与人产生关联的兵器预备军。尽管如此,牢房却是二人间。总是和搭档一起的生活。齐心协力。连带责任。

  全部都是、为了这个吗——林为之愕然。那个男人的想法是如此周到而冷彻。

  “呐、呐,这是开玩笑的吧……?”绯狼脸上露出生硬的笑容。慢慢地,他的表情痉挛着扭曲了。

  “手段自由。包括被给予的在内,武器使用不受限制。——那么,就此开始。”

  广播就此中止。

  “别开玩笑了!”

  绯狼冲着牢外喊道,他抓住了铁格子,使尽全力摇动着。

  “让我们互相残杀算什么啊!别开玩笑了!”

  但是,没有任何人回答。面对向着四周喊叫着的绯狼,通路里的看守们只是用冷淡的眼神俯视着而已。

  “可恶啊、!”一拳打在铁格子上之后,绯狼站在那里一派消沉。“怎么、会有这种事……”

  看着他的背影,林茫然呆立在原地。

  绯狼是一直以来互相帮助着的唯一的同伴,是最初的亲友,是家人、兄弟那样的存在。自己要杀掉这样的人吗,自己这五年间的忍耐和坚持、就是为了做下杀掉他这种事吗。就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怒火沸腾上涨,把心底搞得一团混乱。

  他再也忍耐不住地用力摇头。

  不会做的。自己不会杀掉绯狼,不想杀掉,绝对不要杀掉。再说已经约好了,要一起离开这里的。

  “——绯狼。”

  他颤抖着后背发出了声音,

  “要两个人一起、活下去。”

  他用力强调着。

  绯狼回头看着林,“……但是,要怎么做才能?”

  “从这里逃出去。”

  林从被投入的武器之中拿起一把斧子。

  “用这个把栅栏破坏,然后我们动手把这扇窗户拔掉。”

  林扬起了斧头,向着铁栅栏的插销一次又一次地挥下。kang、kang,这样的金属声鸣响着。破坏掉、破坏掉、破坏掉——用力击打着铁栅栏,无论如何都要从这里逃走,林拼尽全力持续挥动着斧头。

  就在这个时候。

  突然,后背上传来激烈的疼痛。

  “疼、啊——”

  因为疼痛而扭曲了脸色的林回过头,

  背后站着的、是绯狼。

  在他的手里握着刀子,刀刃被血迹所污染。

  “绯、狼……?”

  林大大地睁圆了眼睛。

  血从后背向下滴落到地面上。身体摇晃着,支持不住地在那里跪了下来。

  “你——”

  ——是你刺伤了我吗?

  他无法相信这种事。

  在说不出话的林面前,绯狼不耐烦地咂着嘴。“……啊-啊。看上去你还能动的样子,是我没能命中要害吗。”

  “怎、——”

  这是怎么回事。

  “说什么怎么回事,这是考试吧?”绯狼嗤笑道。

  林瞪大了眼睛。无法理解。脑筋转不过来。他刚刚到底说了些什么啊。

  在一派混乱无法移动的林面前,绯狼脸上浮现出嘲笑的神情。

  “就让我来告诉什么都不知道的可悲的你吧。之前不是说过和我一个屋子的家伙自杀了吗?那家伙,其实不是自杀。是被我杀掉的。我把他勒死了,然后吊到了那里。”

  “诶——”

  将刀子在惯用手里转动着,绯狼继续说了下去。“我偶然间听到了看守们说的话,知道了最终考试就是同屋的人之间的互相残杀这件事。想着如果没有同屋的家伙的话就能直接合格了,所以我杀了他并且伪装成自杀的样子。这样一来考试应该就能免除了。”

  突然绯狼脸上露出了笑容,用冰冷尖锐的眼神俯视着林。

  “但是,之后你来了。欠员补充?别开玩笑了,那都是拜我所赐好不好。本来想把你也杀掉的,但那不行。连续两个同屋的搭档先后自杀的话,就算是我也会被怀疑吧。”

  “骗我、的吧……”林表情扭曲地摇着头。

  不愿相信,他居然想杀掉自己——唯一的亲友、被自己认作搭档的,他。

  所有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吗,无论那个笑容、那些话语,还有那个约定。

  “……真是要笑死了,这么简单就把你骗倒了啊。你啊,这样是杀不了人的呐。”他用刀刃指向了林,然后继续道,“这里就由我来活下去、代替你,成为出色的杀人者吧。”

  绯狼发动袭击,抓住林的肩膀把他压倒在了地板上。

  高高举起握住刀子的右手,他再次嗤笑道。

  “——再见啦,猫。”

  

  【5回裏(节选)】

        【这里先接的是这段【翻译】《博多豚骨拉面》小说第三卷第10章(【5回裏】)节选(自翻译)(侵删)

  

  (然后省略了绯狼&华九会和投捕组&王组之间的一些事……大概就是华九会和王组准备签停战协议了。)

  

  

  做下了从马场那里偷偷离开这种事之后,林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晃着,离开了博多,乘坐巴士前往天神。本来想用买东西来打发时间的,又因为行李太重很麻烦而放弃了。

  无奈在中途下了巴士,去中州的ゲイツ大楼的某个网咖休息。

  就在下了电梯的那个时候,

  “——啊。”

  出现在眼前的,是见惯了的蘑菇头。

  “咕、”不由得发出了悲鸣。

  又迎面撞到了榎田啊。现在他可一点都不想见到熟人。

  “你在干什么啊,在这种地方。”

  被这样问了,林感到很难回答。“没、没什么,稍微有个想看的漫画……”

  榎田发出“呼嗯-”的哼声,从那副样子上完全看不出是相信了林说的话还是发现了他在说谎。

  “嘛,不过也好。有想要委托你的事情哟。”

  “委托?”

  情报屋的榎田总是被委托的一方,他自己委托别人这种事还真是少见。

  “现在有空吗?”榎田笑眯眯地说着,“就把工作接下来吧?”

  没等林回答,榎田就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拉进了电梯里。

  ゲイツ大楼的一层是书店,榎田带着林来到书店一角的咖啡角。点了两杯冰咖啡之后,两人在内侧的桌子上面对面坐下。

  “——其实呐,”一边往杯子里加着糖,榎田一边进入了正题,“最近,有两个情报屋被连续杀掉了。”

  林睁大了眼睛,将嘴唇从吸管上挪开。

  “那是、怎么说呢……真是不得了的事啊。”

  “挺危险的呢。”

  “啊啊。”

  “下一个被盯上的,可能就是我吧。”

  这么说着榎田笑了起来,跟在“就是我吧”后面的,不是“怎么办”而是“真期待啊”这样意味的声音。

  “嘛,也不会这么简单就被杀掉就是了。”

  榎田所说的“委托”,大概能猜到是什么了。“那么,你是要委托我做护卫吗?不管什么时候遭遇袭击。”

  “不不,”然而他摆摆手否定道,“不是哟,我是想拜托你解决掉那个犯人。”

  得到了预想之外的回答,林一时闭上了嘴。

  “杀掉那两个人的是同一个男人哦,年龄在二十岁左右,身高170多,就这样。”

  “都已经了解了这么多了吗?”

  不愧是情报屋,真是佩服。连警察都还没了解犯人到这个程度吧。

  “对于情报屋的同行来说,大家既是工作伙伴又是竞争对手。所以说我们也会互相监视,在这之下秘密开展着的谍报战场要更加宽广呢。比如说——”榎田指了指林,“看下你坐着的椅子的背面。”

  “椅子的背面……?”

  按照他所说的,林弯过身去察看着。

  ——有什么在那里。

  有个黑色的小方块贴在椅子腿的根部,林朝那边伸过手去。

  “难道说……是窃听器?”

  “对。”榎田点点头,取过窃听器丢进了刚刚在喝的咖啡里,“这就是同行干的。有知道我会不时利用这个咖啡店的人,就在这里安装了这种东西。”

  “情报屋的世界,还真是不得了啊。”

  “当然,我也做一样的事,窃听同行的对话,从中获得情报。在被杀掉的那两人家中也有隐藏摄像机,至于窃听器则是被注意到然后提前处理掉了。也就是说,我安装的摄像机很走运地拍下了杀掉他们的犯人。”

  “是这么回事啊。”林明白了。这就是榎田能知道犯人详细特征的原因吗。

  “那个犯人,就是这个男的。”

  榎田从包里拿出平板电脑放在桌上,调出画面来给林看。

  在那上面,鲜明地拍出了正从公寓里离开的年轻男人的身姿。

  “这家伙——”林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这个男人,他曾经见过。

  “骗人的吧……为什么、这个人会……”说到底他本来就不应该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他应该已经死了。

  就像见了幽灵一样,林满脸的惊怖,表现得十分狼狈。

  “是认识的人吗?”榎田向前探过脑袋。

  “……啊啊。”

  林睁开眼睛,点点头。

  “我们是在同一个设施里长大的。这就是证据。”林指着图片上那个男人的手臂。榎田放大了图片的这个部分,看到男人的上臂位置刻着像条形码模样的图案。

  “纹身吗?”榎田操作平板解析着条形码的情报,“……得到数字了,7位数。是什么啊,这个编号。”

  “是管理编号啊。我这里也有一样的东西。”林把T恤的衣袖向上卷起,露出手臂上刻着的相同印记。

  然后,他的视线再度落回画像上。

  “他的名字叫绯狼。……曾经是,我的亲友。”

  林垂下眼睛,唤起了尘封着的过去的记忆。

  “——在六年前、被我杀掉了。”

  

==================

塞点私货:

       因为意料之外的情况lo主提前回家了【所以就干脆继续翻译了m(. .)m

       搞得好像上一篇在骗赞OTL【【

        第六集看完之后感觉猿酱真的是非一般地可爱啊!可爱度爆表啊!!

      第三卷也有他相当多的戏份(虽然这孩子貌似好像似乎全程在搅事OTL),也有投捕组的亮眼情节!如果动画能原味保留就好啦(憧憬)

评论(7)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