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定狂魔攸弦子

激光教徒
永远的天月厨
最近沉迷于博多豚骨拉面无法自拔!全员都特别可爱!!我爱他们!!!

【翻译】《博多豚骨拉面》原作小说第三卷【8回表】(第15章)自翻译(侵删)

      *剧透注……不,不用,没有。只要看过小说第一卷或者动画前4集就可以看,这一段完全没有剧透。其实也没有什么内容。而且很短。

      *但是总之【就是想让更多人看见

      *我的翻译太渣了简直无法传达出原文的百分之一。这段原文超级棒的。超级棒的。

↑↑↑↑↑↑↑↑↑↑↑↑↑↑↑↑↑↑↑↑↑↑↑↑

================

↓↓↓↓↓↓↓↓↓↓↓↓↓↓↓↓↓↓↓↓↓↓↓↓

  【8回表】

  妹妹被杀了。

  母亲也死了。

  最重要的家人,只有这两人的、无可取代的存在,就这样失去了。

  九岁的时候离开家人;经受了五年的严格训练并一路坚持到了最后;做了杀手这样时刻与危险为伴的工作;与敌人战斗,不断取胜;丢弃了自己的心去杀人。杀人,杀人,不停地杀人,为了活在这个世界上而不停地杀下去。

  一切都是为了家人,为了能再次与母亲和妹妹相见,为了能再次一起生活。为了家人牺牲自己也无所谓,牺牲别人的生命、让自己的双手染上鲜血也——

  然而却被夺走了。

 “你不是答应我不会对我的家人出手的吗!”

  林的怒吼声在事务所里回响。

  名叫张的上司是个下贱又卑劣的男人。他歪着嘴嗤笑着。“你是白痴吗。连法律都不遵守的人,还会遵守约定吗?”

  比生命还重要的事物,全都被这个男人夺走了。

  “你是杀不了我的。”张顶着一张夸耀胜利的嘴脸如此宣告道,“你不是什么杀手,只是杀人犯罢了。”

  听到这种话的林死死地咬着嘴唇。不止夺走了我的家人,连我的存在也要一并嘲笑吗。

  少瞧不起人了。我是杀手,从九岁开始就作为杀手而被培养着、十四岁的时候就开始杀人赚钱的,真真正正的,专业的杀手。才不仅仅是在杀人而已。

  ——不许你这么否定我。

  不许你如此否定我的人生、我的存在、我那打落牙齿和血咽下才忍过来的五年。

  此时此刻真想要杀掉他、杀掉这个自己如此憎恨着的男人。

  然而却做不到。


  “真是一副不错的狼狈相啊,林。”

  那个男人,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趴伏在地板上的自己。

  多么难看的样子啊。没脸再见人了、这副凄惨的模样自己看了简直想哭。

  ——我是、为了什么才活着的呢。

  这十九年间的一切全都失去了意义。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身体内的力气就像被抽走了一样。

  “这个死小鬼。让我来教教你小看大人的后果吧。。”

  ——比赛结束。是我输了。

  就此放弃的想法在心底滋生着。已经不行了,已经没办法了、就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含在双眼里的泪水沿着脸颊一滴滴滑落。


  “——别哭了。”

  突然间、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柔和的博多腔。是马场的声音。

  林慢慢地睁开眼睛,这次他待在车里。他正在马场的爱车的后座上无力地躺着。后视镜里映出的马场的脸,十分的温柔。

  “我没哭。”自己这样无力地回应道。自己是不可能哭的。因为已经把心舍弃掉了。

  

  “就算你一副自己一人也什么都能做到的样子,人类可是不能独自生活的哟。”

  对马场的这句话,林只是摇头。

  即使如此,我还是非得一个人活下去不可。我就是被这样教导的。

  “你啊,也稍微多学着去拜托他人吧。”

  就算去求人帮忙,也没有谁肯帮吧。自己就是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

  “五年份的明太子,你的委托、我接下了。”

  ——但是、那家伙他,向我伸出了援手。

  “——你以后要怎么办呐?”

  正在小口吃着杯面的时候突然被这么一问,林停下了筷子。

  真是不好回答。妹妹的仇已经报完了,眼下什么目标都没有。想到了回国去什么的,但在那边也没有家;家人已经全都死去了。能回去的地方哪都没有。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总而言之先暂且住在商务旅馆里找新的住处吗?突然想到,自己这种情况能租房子吗。国籍的问题之类的似乎很麻烦,说起来自己的ID本来就是伪造的,万一被以非法停留的理由逮捕了怎么办啊。

  就在他默不作声地来回思考着的时候,

  “没处可去吗?”

  马场歪过头,偷偷看着他的脸。

  嘛、要说没有的话也是没有。林不清不楚地回答道。

  “那么,留在我这儿吗?”

  因为他说得太过理所当然,自己连想都没想就点头说了“好啊”这样的话。

  “从现在开始,这儿就是你的家啦。”

  露出白白的牙齿,马场微笑着。

  ——……才不要啊,这种脏兮兮的家。

  直到现在林还是很想这么骂上一句。




=============

说点私货:

林林能遇到马场真的太好了。

马场是马场真的太好了。

要成为家人啊。

评论(10)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