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定狂魔攸弦子

激光教徒
永远的天月厨
最近沉迷于博多豚骨拉面无法自拔!全员都特别可爱!!我爱他们!!!

【翻译】《博多豚骨拉面》原作第三卷【4回表】【4回裏】部分节选翻译(侵删)

    *本篇是《博多豚骨拉面》的原作小说第三卷第7、8章(【4回表】和【4回裏】)节选的一部分内容的自翻译

    *【剧透注意】【不想提前看到第三卷内容的朋友请务必跳过本篇!!】

    *Lo日语水平太过有限,可能会有翻译错误或者不恰当的地方,如能指出,不胜感激m(. .)m

    *这段节选主要是马绯林的一点相关【划掉 虽然还处在前期的铺垫上

    *可以接受的话,请点击【展开全文】↓


  【4回表】(选段)

  ===========

  

  简单说一下前面省略没翻的部分:

  在设施里训练了4年多,林林长高了也变强了,但是实战的时候依旧无法对对手下死手,也就是无法真正杀人。设施里是有月考的,月考成绩关乎将来分配做的工作,成绩差的可能会被送去当人【分割】体【分割】爆【分割】弹。所以每个孩子都为了考好而拼命学习着。

  ======说明结束=====


  转天,月考的成绩发表了。

  所有科目都被从上到下分为优、良、中、合格、不合格五个档次,然后还会公布综合成绩的个人排名,以及将同组两人成绩平均计算后的各组排名。林的综合点数,在训练生中一直是第一位的。

  “太好啦,我们组是第一名!”

  看着递过来的成绩表,听到绯狼这样说道。他的个人成绩排在第二。

  “你的射击成绩是【优】啊。真厉害,我只拿到合格而已。”

  “绯狼上个月不是也拿了【优】的嘛。”

  “那时候的武器是十字弩来着。我对用枪很不拿手的。”

  互相看对方的成绩是林他们俩的习惯。

  “你很擅长日语嘛,我就不行。平假名啊片假名什么的,完全搞不懂。”

  语言课的成绩好像也会影响到之后会被派遣到的国家。

  “相反,我挺擅长英语,但是你不怎么拿手。我们俩人加起来不是正好嘛。”

  确实如此,林点头承认。彼此之间擅长和不擅长的东西巧妙地能够互补。

  “对了,猫。”绯狼咧嘴一笑,“从这出去之后,不来跟我一起工作吗?”

  “……诶?”

  他一瞬间感到了困惑。自己拼了命地想要从这里出去,但是那之后的事却完全没有考虑过。

  绯狼的双眼闪闪发亮,兴奋满满地说着。“虽然短时间内可能不行,但将来一定还能再见面的。我们俩搭起伙来大把大把地赚钱,就这样每天快活度日吧!”

  “不错嘛,这样!”林也不由自主地出声,“我们俩人联起手来,就是最强的!”

  一定、会成为非常棒的组合吧。

  真期待啊。想快点恢复自由之身,快点出到外面去。感到心情振奋。想要做的事情,一个接一个地浮现在脑海里。

  对了、他突然想到。

  “到那个时候,来我家玩吧。虽然家里很穷、可能没什么能做的事,但我想把你介绍给家人认识。”

  绯狼连连点头,“要去,绝对要去。真是期待呐!”

  两人一起笑着,描绘着越来越大的梦想。

  今后也能一直和他一起、像这样一起笑着度过就好了。

  为此一定要通过考试,得到自由。

  

  “……马上就到了啊,最终考试。”

  半年后,终于要去参加最后的考试了。在这次考试合格之后,就能到设施外面去了。

  “是啊……”绯狼这样小声说着。

  在这里的训练生们,全都是为了得到自由而撑过了这五年。又有两人尝试逃跑,被抓住关进了惩罚房。他们最后没能再回来。

  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好几次想要从严厉训练中逃走了,不过都和绯狼一起坚持了过来。他的存在非常重要,两人互相帮助的话就什么都能忍耐。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搭档。

  “……谢谢你,绯狼。”林小声说道。在那之后还是第一次说这种话,稍微、有点害羞。“因为有你在,我才能一路坚持到这里。”

  “关于那个、我这边也是一样啊。”

  绯狼回以笑脸。

  “最终考试,要加油咯。”

  他向林这边伸出右手。

  “嗯!”林回握住那只手,用力点头。“要合格啊,一起!”

  “绝对要合格,然后两人一起离开这里啊!”

  两人双手交握在一起,发下了这样的誓言。

  接下来就是最后了。终于要迎来这五年的终结了。

  都忍耐过了那么残酷的训练,不管考试内容是什么都绝对能合格的。没问题的,因为和他在一起,我有这个信心。

  ——直到那个时候为止。

  


  【4回裏】(选段)

  ——又来了、吗。

  最近总是想起以前的事,最终还梦到了,这是什么事的预兆吗。胸口一阵烦闷,因为醒得不舒服,心情也十分不爽快。

  事务所里看不到马场的人,大概是出去了。反正也肯定是去击球场了吧,林耸耸肩膀。

  时间到了中午。今天没什么预定,他想着“去买东西吧”站起了身;这个时候就应该多多地买一堆喜欢的东西回来,衣服啦,鞋子啦,化妆品什么的,反正再怎么买都不会全买光,手头的钱也足够。现在和什么都不能干、必须忍耐的之前那时候,已经不一样了。

  为了换衣服而把身上浸了汗水的T恤脱下,因而看见了自己赤裸的身体。真是一具丑陋的躯体啊,他这么想着。全身上下前后有着数不清的旧伤,在设施里接受训练时的痕迹,直到今天还残留着。

  在肋骨隐约可见的侧腹部位,赫然可见一道明显的伤痕。那是拷问留下的痕迹。

  为了即使失手被敌人抓住也能不透露情报,设施里也有耐受拷问的训练课程。

  现在想想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内容。

  首先看一张纸,上面写着某个男人的信息。名字、年龄、住处、经历——在几分钟之内要记下这些信息,这些内容其他人都不知道。

  在那之后,训练生被关进小屋里,与雇来的拷问师两人独处,开始为时半天的拷问。拷问师出示男人的照片,用尽所有手段让你吐露情报。殴打、脚踢、刀切、针刺。在各种各样的刺激下,让身体记住疼痛的种类。经历这种事会感受到怎样的痛苦呢、在知道痛苦程度的前提下,就能克制自己的恐惧情绪——这是教官的一贯主张。

  “你们要与之战斗,不是痛感,而是恐惧心。心怀恐惧的话嘴就会不严。不要想象。想像着将会遭遇什么事的话,就会被恐惧战胜。警惕疼痛,然后掌握经受拷问的要领吧。”

  教官这样说过。

  连这种课程都有评分。不管怎么说都得忍耐吧、既然都这么说了,不然就会丢分。虽然训练整体都很残酷,但没有比这更讨厌的课程了。

  林当时憎恨着那个教官。不人道、冷酷、无血无泪的虐待狂。等离开这里的时候一定先把你杀了,就用你强教的技术把你暗杀掉。在心里秘藏着憎恨的感情忍受了五年的训练,但讽刺的是,那个教官所教授的内容直到现在还派得上用场,就连经受拷问的教学也是如此。

  他一边换衣服一边想着,现在的自己能战胜那个教官吗?作为一个杀手,有暗杀掉那个男人的能力吗。想要尝试一下。虽然没干过这种事,却有着奇怪的自信。就找榎田帮忙查查那个教官的住处吧——我在想什么无聊的事啊,他自己笑了起来。

  大概就因为考虑着这种事的缘故,一出门就先撞见了榎田。

  在JR博多运河城的东急HANDS*里,看见了那颗白金色的蘑菇头。那家伙真是好懂,不管什么时候都打扮得那么花哨醒目啊。他提着购物袋,看上去正打算乘上电梯的样子。

       (*总之就是一家卖日用百货的连锁店)

  “-呀。”

  看见了林,榎田悠哉悠哉地举起了一只手。

  “买东西吗?”

  “嗯,我来买新作的材料。”

  “新作?”

  “在红背蜘蛛型钥匙圈之后是红背蜘蛛型通信机,然后是红背蜘蛛型手榴弹和红背蜘蛛型塑胶炸弹。完成之后也会给你一份的哟。”

  “……不要,不用。”

  手榴弹啊炸弹啊、怎么尽是些危险的玩意儿,林无力地垮下双肩。这家伙难不成想转职做武器商人吗。

  “——啊,对了。”

  突然榎田好像想起了什么事。

  “你啊,认得一个叫杨的男人吗?”

  被这么一问,林不解地歪头。“yang?”

  这个姓氏在自己的国家里倒是烂大街,但不记得自己有认识这种人。

  “不,不知道。”

  榎田说着“那好吧”离开了。

  

  乘坐高速船ビートル号,在花了三个多小时后,从釜山到达了福冈。今天早上抵达博多港后,赵他们两人分头行动,各自去找情报屋来探索猫梅和华九会的事。

  傍晚的时候他与杨再次碰头,地点是在从地铁大濠公園站步行五分钟的亚洲料理店。

  在色泽鲜艳的鸡尾酒和覆盖着煎蛋的两人份nasi goreng(*一种印尼料理)被端上来的时候,“有什么收获吗?”杨率先开口问道。 

  赵摇摇头。半天之内在福冈市里跑来跑去,拷问了两个情报屋,但还是没拿到什么重要的情报。

  “猫梅已经把名字换过了,现在他用着【林宪明】这个名字。嘛、换了名字这点倒是早有预料。”关于猫梅的事也就打听到了这么点,把叉子戳进煎蛋蛋黄里面,赵叹了口气。没想到是白跑一趟。派不上用场的情报屋已经全被他处理掉了。

  随后他向杨略略使了个眼色问道,“那,你那边的事怎么样了?”

  “关于买了猫梅的那个叫华九会的组织,我倒是打听到了一些事情。”

  赵向前探出身体,伸耳过去听杨说话。

  “华九会最近正连续不断地有干部被杀掉。不管怎么说之前他们组织的老大被暗杀了,为了毁灭华九会,与华九会对立的组织也会抓住机会这么做吧。”

  “诶-”

  “然后华九会那伙人现在在走访各个中介,寻找着有本事的杀手;应该是为了补足战力对抗敌人吧。”

  “等等,”赵不解道,“华九会已经雇用了猫梅吧?已经有了专属杀手,为什么还非得跑出来雇别的家伙啊。”

  “大概那个猫梅根本派不上用场,所以也没办法吧。”

  ——派不上用场是啥啊。

  感觉好像是自己被否定了一样,赵不由得怒上心头,“那才不可能。”

  无法认可。我们是经受过那种残酷的训练而锻炼出来的精锐,不可能是派不上用场的家伙。

  怎么回事啊,赵这样想着。难道说、猫梅已经被杀了吗,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吗。

  在这没完没了地瞎想也只是在浪费时间,还是早点行动起来,直接询问当时人比较好吧。“能和华九会联络上吗?”

  “当然。”

  不管理由是什么,只要华九会那群人在招募杀手的话就省事了。和他们合作,然后作为回报要求提供林宪明的情报就好了。

  “告诉那些家伙,这边有着有本事的杀手在呢。”

  “嗯,马上就去。”杨点点头。然后他想起了什么又说道,“……啊啊,对了,旦那。这个请你收下,也许能派上什么用场。”

  这么说着的同时他从怀里取出的,是一个小小的黑色块状物。

  “什么啊这个是。”赵把它捏起来。

  仔细看来是只蜘蛛,但是不能动。是尸体还是假货呢。

  “是窃听发信器,从今天约见的情报屋那收到的哟。”

  细看之后,在蜘蛛身体的侧面找到了个小小的按钮,电源正开着。“……原来如此啊。”



  与榎田约见的地方是JR博多运河城里的拉面店。

  “——说起来,花火大会很快就要来了呐。”

  望着墙上贴着的海报,马场喃喃地说着。

  他仔细看着上面的说明。时间是八月一日的下午八点到九点半,地点是在大濠公園。今年预定要放上六千发的烟花。

  “啊啊,在大濠的那个吗?”坐在对面的榎田也抬起脸瞥了一眼海报,“好像会有四十五万人到场哦。”

  “嗯,每年人都很多呐。”

  因为是福冈市规模最大的花火大会,每年当天都有专程过来或者特意赶回来看的,周围的道路都会被各色交通工具挤满。

  “今年没参加成山笠祭,烟花总还是看得上的吧。”

  就在他这么念叨着的时候,之前点好的餐送过来了:两碗叉烧面。在开始吃的时候,榎田进入了正题。

  “那么,关于之间说过的那个。”

  拜托了榎田追查隐藏起来的华九会干部的行踪,但这次是少见的苦战。

  “我的线人,被杀掉了呢。”

  他培养了几个情报提供人,其中也有隐藏在华九会内部的,能够把情报流传出来。

  “他们突然就失去了定期联络,然后不久之前被发现的时候就在海上漂着了。呶,新闻上也登了。就是这个《博多湾上被毒杀的尸体》。”

  “啊啊、这么说来的话-”

  记得最近确实见到了这样的报道。

  “被狠狠拷问之后关进毒气室杀掉了,尸体还故意丢在容易被找到的地方。”

  “是为了杀鸡儆猴呐。”

  背叛组织就会落得这种下场——就是用这个来威胁其他内奸吧。实际上也确实有效。

  “倒是还有个合作的人在,但现在处于无法轻举妄动的状况下。那边好像也在警戒着呢。现在马上就去查干部的住所的话,稍微有点危险啊。”

  对华九会的干部狩猎活动,今后似乎得稍微停滞了。

  “根据从他那里拿到的情报,就是叫做【进来】的男人把他们清算了的。干部们的避难提案也是这个人提出的。”

  “总而言之,暂且把那个叫进来的男人盯住吧。说不定他也会和干部接触。”

  “好的。”榎田也点着头。

  “如果进来有所动作的话马上就通知我,我去跟踪他。”

  “OK。嘛,不过他最近在忙于处理那个叫王组的组织的事情,大概没时间对付马场先生这边……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别的奇怪家伙在啊。”

  “奇怪的家伙?”马场停住了筷子望向榎田。

  “有个名叫杨的客人,跑来跟我打听林君的情报来着。”

  “yang?”

  “就是这家伙哦。”

  虽然看了榎田出示的隐藏拍摄照片,依旧没觉得这个男人哪里眼熟。

  “是什么人呀,这个男人。难道说是华九会的人?”

  “不是那样的,因为他也在打听华九会的事。”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马场感到纳闷。

  如果说在打听华九会的情报的话,杨会是那个敌对组织的人吗?不管怎么说,如果他盯上了林的话,就不能放任不管了。

  “那个名叫杨的人的住处,你知道吗?”

  “当然了。”榎田从包里取出电脑,敲击着键盘用GPS追踪起地址。

  然而,

  “…………啊。”

  榎田的手指突然停住了。

  “怎么了?”

  “发信机的开关被关掉了。”

  “哎呀呀。”

  大概是追踪定位的事被对方察觉到了吧。

  “挺有一套的嘛那个男人,看上去那副蠢样,意外地脑袋还挺好使。”榎田露齿一笑,“刚刚已经到了大濠那边,但是之后就追踪不到了。”

  没办法,现在只能先放弃了。

  “嘛、不过即使放着不管,林君的话也没问题的吧。”

  听到榎田这么说,马场并没有点头认可,只是“唔-嗯”地应了一声,小口吃起了面。

  “就这么担心吗?保护过度了吧。”

  “……那孩子,最近看上去稍微有点奇怪呀,总是在发呆的样子。”

  “是吗?”

  “总觉得、像是有什么心事的样子呐……”

  马场小声叹着气,咬下一口叉烧。



===============

暗搓搓塞一点私货:

越往后看越觉得现在的这个马场真是个超级好男人啊,可以说非常想嫁了_(:з」∠)_

关于情报屋的蘑菇大佬,别看他平时态度很散漫,其实说话啊称呼什么的一直很有礼貌。叫马场一直是【馬場さん】叫林林也是【林くん】这样。
看小说真心的越往后越想给榎田大佬献出膝盖,什么叫神队友,这就叫神队友【

评论(6)

热度(93)